東亞法院論壇(二十):和而不同的智慧財產法院 演講紀要

By 東亞法院研究院  

東亞法院論壇(二十):和而不同的智慧財產法院 演講紀要
時間:2015年3月11日(週三)12:30-14:00
地點:臺大法律學院霖澤館一樓實習法庭
主持人:沈冠伶 教授(臺大法律學院)
主講人:熊誦梅 法官(智慧財產法院)
與談人:吳從周 副教授(臺大法律學院)

主講人熊法官首先簡介智慧財產法院的成立經過與特殊意義:智慧財產法院成立於民國97年,為全台灣最新成立的法院。有趣的是,在東亞,多數國家最新成立的法院也都是智財法院,或許正反映國家經濟的發展階段以及西方強權(如美國)於智慧財產法制、競爭法制上對東亞國家的期待。我國智財法院同時具有民事、刑事及行政訴訟的審判權,而其中數量最大宗者為民事訴訟事件,幾乎占了逾百分之五十的案件量。而在智財訴訟中,又以專利訴訟數量最多,佔案件量六成,其次為著作權訴訟,再其次則為商標權訴訟。另一值得關注的現象為,智財法院中民事與行政事件之數量多於刑事事件;熊法官認為,此應可反映我國主張權利之人多於侵權之人,值得正面評價。而近年來與營業秘密相關之訴訟,亦隨著經濟發展在數量上有明顯增長。

再者,關於智財訴訟的範圍,包括專利、商標、著作權、營業秘密及公平交易等領域。權利的內容往往受社會發展與經濟活動影響,例如隨著地方觀光業的發展,「地理名稱」現在亦可成為商標,權利人即可據此主張權利。而一個常見的問題為,智財訴訟的內容是否深受科技發展的影響?熊法官解釋,自世界上第一部專利法典──1747年《威尼斯發明人法案》出現以來,專利制度的內容迄今並未有太大的改變,真正改變者為科技內容,而非制度本身。反之,於著作權的領域則明顯可能受科技發展影響,例如印刷術問世後,著作重製成為重大問題,即有必要評估既有法制是否充分。除此之外,於訴訟程序上,熊法官認為,智財訴訟與一般訴訟程序並無太大之差別。

另一常見之問題為,智財事件究竟有無專業審理之必要?熊法官認為,應思考:每一個領域都很專業,為何僅有智財法院獨立?智財訴訟之特殊性在於,智財有可以不斷重現的特性,加上屬地保護原則及國際貿易的發展,在各地均有提起訴訟的可能性,形成一種沒有國界的戰爭!且不同於一般民事侵權事件重視損害填補、權利救濟,智財訴訟更重視事件對未來市場的影響。相應於此,國際間最新趨勢即為集中審理制度之設計。然而我國於智財事件,尤其專利訴訟有一先天障礙:市場太小且非專利合作條約(PCT)會員國,尚須克服。

熊法官最後呼應本次論壇的主題「和而不同的智慧財產法院」,特別強調:我國智財民事訴訟程序與一般民事程序並無太大差異。例如管轄權、裁判費、證據保全、保全程序等規定,皆可見於民事訴訟法與一般民事事件中。與談人吳從周副教授即接續此點與熊法官交換意見,吳教授認為,智財法院的技術審查官於某些案件中實質上可能影響法官心證,尤其若法官未將自技術審查官處得來之專業知識公開心證,形同法官將認事用法的權限交給技審官,並不妥適,故以修法方式給予當事人辯論機會。然而此方式是否有辦法改變法官受技審官影響心證之問題?技審官之地位是否應重新定性?是否可能不僅是法院輔助人角色,而是兼有與鑑定人相同證據方法的角色?此為吳老師提出之疑問。

熊法官則再次強調,智財訴訟程序與一般事件並無不同,例如吳老師提到之修法內容,其實即是體現民事訴訟法上法官之闡明義務。在智財訴訟,法官仍然是依靠兩造的攻擊防禦得到心證(案件的「真相」),只不過經驗法則是智慧財產領域的專業經驗法則而已。故審理重點仍是在法官必須認真聽取兩造攻擊防禦,進行訴訟指揮。最後熊法官鼓勵所有參與論壇的同學,對法律人而言,若有志於投入智財法領域的工作,最重要者仍是要將自己的工作當成志業,投入熱情,並關懷社會。

IMG_7387 IMG_7408 IMG_7422 IMG_7459



total of 136631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