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亞法院論壇(24):Berkeley大學Laurent Mayali講座Comparative Law

By 東亞法院研究院  

Document-page-001 (4)

IMG_8077

 

 

 

 

本次講座的一開始,主持人葉俊榮教授的開場致詞,點出Laurent Mayali教授將探討司法權與民主之間的關係,尤其從法院的角度來談其對於社會共識與對話的建構。早在1981年,Berkeley大學著名公法學者Martin Shapiro即透過比較制度的分析,將司法系統類型化為四種模型:英國式、歐陸式、中國式與伊斯蘭式,開啟法院比較研究的先河。近來台大法學院的「東亞法院計畫」即在於聚焦法院功能的運作,如何帶動法律與政治系統,以及社會結構之間的互動關係。

亞洲國家的司法系統具有高度的多元性,殖民背景影響亞洲國家法院的功能與形貌。然而現今亞洲的法院在全球化的秩序架構下,開始面臨許多新興議題:人口與資金的流動、國際性商業活動,甚至面對許多來自於國際之間的管制規範。Mayali教授將從更寬廣的角度,重新理解法院與司法系統的面貌。

Mayali教授開宗明義地指出司法的概念,與我們如何理解民主、經濟發展與社會文化價值等面向息息相關。Mayali教授認為,從19世紀到21世紀,歷經重大的觀念變革。19世紀正是 “Rule of Law” 此一概念的發揚時期,而此時法律與人民之間的關係相當單純。現代社會則是由多元的利益群體組成,法律面對的問題轉而變成如何整合社會的多元性。Mayali教授認為,現今對於民主的理解,必須更著重立基於正義的概念之上,確立法之威信與權利保障;民主的概念須放在司法的角度下檢視,同時司法權的行使也應重視其本身的合法性與正當性。

Mayali教授接著談論現今法院或司法權,所面臨的挑戰與期待。一個國家的司法正義可以用以下這些標準衡量:具備能力且高道德的、獨立性與中立性,同時也需要足夠的資源與人力,並反映其服務社群的組成。法院透過對於法律的解釋,賦予其當代應有的意涵,維持法治的正當性基礎,並盡可能的確保社會成員遵守規範。接著Mayali教授談論到司法信賴的問題。形成司法的公共信賴主要有若干要素:能力(competence),中立(impartiality),勤奮(diligence),透明(transparency),以及廉正(integrity)等等。而這部分也會探討到關於法官選任的問題,牽涉到司法的究責性(accountability)與獨立性(independence),此二者概念上並不必然的產生衝突,甚至可以產生匯流。而Mayali教授特別提到司法獨立性的要求,透過諸如選任程序、任期、薪資等方式保障順此脈絡,Mayali教授認為,觀察司法的面向,也從19世紀著重在法院的應然層面,到現今探討法院的實然運作,藉由對於上述要素的掌握,最終讓司法可以在民主脈絡下,達成符合公共信賴的結果。

進入提問環節後,第一位提問人提出三個問題:1. 許多學者認為,法院的設置其實是為政治利益而非為私益。在現代的法院掌握更多政治權力的情況下,請問您認為應該如何緩和政治司法化與民主二者之間的緊張關係﹖2. 接續第一題的想法,我想請問您究竟如何區分司法政治化與政治司法化二者﹖對我而言,似乎只是個一體兩面的事情。3. 如果依您的說法,司法獨立需要建立在公共信賴之上。但就我的認知而言,許多人並不了解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究竟是誰,甚至可能也不在乎司法究竟在做什麼。而您所謂的對於司法的公共信賴,究竟從何而來Mayali教授先回應第三個問題。認為雖然人民不知道首席法官是誰,但他們知道最高法院是什麼、做了什麼。他認為這裡的討論要區分為法院的主體和功能兩個面向。所以所謂的公共信任,意思是對於整體制度的信任。至於為第一與第二個問題,應該要視個別國家的情形而定。確實有可能法院是為了政治利益而服務,但他認為這不常發生。而政治司法化與司法政治化的差別,則在於司法與政治系統二者的問題面向與採取解決程序的不同。

張文貞教授也表示非常贊同Mayali教授對現代法院受政治影響,進而影響法院的功能與責任的看法。張教授並提問表示不過現在大多數國家的法官,都還是經由國家考試系統出任。因此Mayali認為應該如何改變法官出任的方式?

另外則是Mayali教授將「勤奮」作為法官能力與公共信賴的因素之一,但就我國憲法法院而言,似乎情況並非如此。法院如果不合於此要求的話,是否會是個司法危機?Mayali教授回答表示所說「勤奮」的意思,可以從另一種方式去理解。以email為例,好比你會期待對方的回信,而人民也同樣的會期待法院的舉動與回應。而如果一直得不到對方的回應,那這個對話的進行模式就會斷裂。回到第一個問題,他則認為考試制度與選任制度的差異,並非主要的問題所在,而是在於司法人員的訓練與教育的過程,使其能更貼近他所認為的司法公共信賴的目標。

另外一位參加者提問指出Mayali教授談到關於問責制與獨立性的看法,因此想詢問這些特性是否均適用於職業法官與選任法官?另外對於教授提到司法獨立是建立在公共信賴之上,這是否即是在說明司法的抗多數困境(counter-majoritarian difficulty) ﹖如何看待台灣所謂的「候補法官」﹖另外關於教授提到的 “ABA model of judicial conduct”,應如何解決其與法官言論自由的衝突﹖Mayali教授回應表示就司法不當行為的問題,他認為對於此種行為的監督是例外情況,而非原則,重點不在於對於此類行為的制裁,而是觀察其對於公共信賴模型的建立效果。另外這問題也涉及究責性與獨立性的討論,他認為這必須某種程度的依靠社會文化,而社會與法律也不可能期待司法審判如同神祇一般的超然,他所謂的究責性即係按照此一脈絡下來思考。

Mayali教授最後再補充談到司法審查的問題。其先從民主與憲政主義的概念切入,認為二者的價值雖有差異,但並非彼此分離。前者將憲政民主認為是民主體制的一種談論面向,後者將民主做為憲政秩序的要素之一。憲法既然同時保障基本價值與形成政府體制,各國對於司法審查制度的不同設計,無論是分散審查或集中制,也都將承載著影響社會基本價值與政治決定的機制。而憲法法院則被認為應保持做為中立的局外人,從系統的外部觀點參與政府運作。

 

IMG_8071 IMG_8050 IMG_8047
IMG_8042

 

 



total of 136627 visits